法甲

玄帝归来第200章死到临头

2020-01-24 02:39: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帝归来 第200章 死到临头

他们一行人,如一道黑色洪流一般,走到了大厅的边缘处,扶着护栏,望着漆黑的海面。

冰冷的海风倒灌而来,吹的他们瑟瑟发抖,可他们还是聚精会神的盯着远处的海面,

邮轮上的探照灯突然打开,刺眼的光线照亮了漆黑如墨般的海面,如此同时四道身影也显露在众人面前。

刚才那个邋遢老人此时趴在海面上,随着海水的起伏上下波动,肚子和下巴依旧是一鼓一鼓的,发出“呱呱”的声音,仿佛真的是一只蛤蟆一般。

那个侏儒童子,两只脚凭空站在海面上,屹立不动,好像生了根一样。

而刚才那个海面上身穿清朝官府人形怪物,也彻底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一张惨绿色的脸,似乎是脸上覆盖一些绿色的绒毛,两只眼睛幽幽的放着绿光,四只獠牙刺破嘴唇露了出来,上面还有一些粘液。

露出来的两只手掌又干又黑,好像苍老的树皮一样,手指的顶部蹿出来十根手指甲,长达二十厘米,闪着寒光,如同锋利的刀子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活生生港岛灵异片中的僵尸。

人群中发出一阵的唏嘘和尖叫。

哪怕秦蓉看到这幅渗人的画面,也不免有些惊惧。

“他就是你说的湘西金尸门门主石破天?”

楚江河点头道:“嗯,他之所以长成一副半人半僵的模样,跟他修行的《无极天尸功》有关,这门功法修炼吸纳尸气,强化肉身,然后慢慢把自己也变成僵尸,从而力大无穷、金刚不坏,甚至可以延年益寿,传说只要能修成天尸,便可活上四百余年。

石破天在民国时期便已活跃在华夏术法界,修成天师,一身法力深不可测,如今寿元已到二百,时日无多,原本正在闭死关,可当得知他那独子石如画被林玄所杀,这才强行出关。

要知道他现在全身已经僵化,严格意义上说已经不是人了,没有了生育能力,所以对他的那根独苗格外的溺爱,林玄杀他儿子,就是断他们金尸门的传承,这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怨

不用我请他,他也回来报这杀子之仇!

从民国到现在,已经一百多年了,期间无数的武道术法天骄崛起,又匆匆陨落,唯有石破天一直存于世上,屹立不倒,足以说明他的实力。

有他在,起码可以抵得上五六位宗师!”

秦蓉心里一惊,这竟然是活了两百年的老怪物,民国时期就已经纵横一方,难怪楚江河这么自信。

楚江河继续说道:“至于另外两位,华夏武道界可能声名不显,但是放在国际上,可是黑暗世界的响当当的巨擘。

火云邪神和五毒童子那可都是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危险人物排行榜挂名的狠人,被美国人痛恨的本拉登都排在他们后面,足以说明美国对他们的畏惧。”

秦蓉不知想到了什么,说道:“他们也是洪门的人?”

秦蓉隐隐知道楚江河跟海外洪门的关系不浅,如果仔细调查的话,就会发现,楚江河发迹的每一步身后都有一个身影在,而这个身影很可能便是在海外拥有巨大势力的洪门。

楚江河瞳孔一缩,目光落在远处的林玄身上,笑而不语,心说,是啊,他们不仅是洪门的人,还是现任的洪门四巨头,仅排在洪门龙头之下,跺一跺脚,国际黑暗世界都要震上几震。

“林玄或者说是林豆豆,这次为了对付你,我可是下了大本钱,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

林玄站在海面上,脚底刚好粘在海面上,脚下仿若生根了一般,一动也不动。

刺骨的海风吹到他身边的时候竟然诡异的消失了,在他身体四周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他看着把自己围住的三个人,其实也不能说是人,这三个没有一个长的像一个人。

一个半人半僵的怪物,一个侏儒童子,还有一个放大般的癞蛤蟆,身上都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威压,比起形意门郭云深的气息都要强上不少,吓得海里的鱼虾纷纷躲避。

这三位功夫练的一个比一个邪门,跟华夏正统的武学一点也不一样。

不过,武功越邪门,说明他们的身手越诡异,威力可能也就越大,更让人防不胜防。

那个身着清朝官服如同僵尸一般的怪物,眼睛闪着幽绿的光芒,紧紧盯着林玄,嘴巴开合,露出了四根五六厘米长的獠牙,粘着粘液,闪着寒光。

他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是两块金属在摩擦一样,很刺耳!

“你就是江北的林大师?”

林玄镇静自若,道:“是我!”

“我儿子是你杀的?”

林玄早就看出此人身上的功夫跟他杀掉的金尸门少主同宗同源,顿时就明白,他应该就是金尸门门主,号称活了两百年的天师境高手石破天。

“是!”

林玄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干净利落的承认了。

“那你可知道他是我石破天的儿子?”

林玄淡然一笑,道:“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既然敢得罪我,就要有死的觉悟。”

石破天现在半人半僵,也看不出脸上的表情,不过从他身上渐渐加深的威压就能感觉出来,此时他已处在暴怒的边缘。

他纵横华夏上百年,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果然是狗胆包天,不知死活。

侏儒童子发出儿童一般稚嫩的声音,咯咯笑道:“石前辈,跟他费什么话,直接杀了算了。”

“杀了他,太便宜了,我要活生生地往他的身体里灌入滚烫的铜汁,用我门中秘术,将他炼成铜甲尸,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呱呱!”

邋遢老人叫唤了两声,脸上挂了一层阴霾,诡异地笑道:“石前辈,他杀我洪门子弟,还坏我洪门百年大计,不杀他难消我心头之恨!

我看还是杀了吧!”

林玄看着这三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神态自若,讥笑道:“就凭你们?”

五毒童子面带讥讽,说道:“林玄或者是林豆豆,如果你以为你登上天榜第一,就是所谓的华夏第一宗师,天下无敌,那就太可笑了。

世界很大,呆在华夏一地,让你变成了一只井底之蛙,坐井观天,不知世界的广大,你该出去看看了。

哦,我忘了,你马上就要死了,真是可惜。”

林玄对这些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并不奇怪,毕竟当时自己在武道大会时并没有故意隐藏自己的身形,用的是他本来的面目。

对于一些人来说,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就能推测出林豆豆就是林玄,就是江北的林大师。

不过,他对这侏儒的话却不认同,确实,世界很大,可他并不是井里的蛙,因为他曾经跳出过这方天地,看到过更加绚丽的世界,相反他们才是真正的井底之蛙,坐井观天却不知。

一个练的是残破的尸道功法,把自己练成了一个怪物。

另一个练的是不入流的毒功,把自己练成了一个侏儒。

最后一个练的是最低级的魔功,把自己练成了一只蛤蟆。

别提灵界的修仙者,单是最低级的武者,几万年前就把这些垃圾功法给淘汰了。

没想到地球上还有人练,而且还洋洋得意。

世上最可笑的事情莫过于此!

“你笑什么?”石破天幽幽地盯着林玄。

“我笑你们死到临头还不知!”

林玄神色一凛,化作一道重重幻影朝石破天奔来!

灵山县妇幼保健院
长春中医治牛皮癣正规医院
蚌埠重点牛皮癣医院
惠州男科治疗费用
东莞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