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细雨芍药情

2019-10-12 22:21: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落雨了,濛濛细雨。有一个女孩,正在雨中静静地伫立。她身袭一件火红的衣衫,手撑一把黄色的雨伞。一阵凉风吹过,细雨伴着凉风斜斜织下,淋湿了她的衣角,吹乱了她的鬓发。伞斜了,风紧了,她的心头掠过一阵丝丝的寒意。迷茫和无助与她紧紧相伴,孤独和忧伤布满了她的脸颊。天下之大,人海茫茫。谁又能理解她的处境和不幸,谁又能懂得她的孤独和忧伤。

她名叫芍药,今年十六岁,一个出生在大山深处的农村女孩。家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小时候,她听到爸爸最爱说的一句话是:“芍药,你咋不是个男孩呢?假如你是个男孩,我便不会那么苦了。”

“爸,男孩能做到的,芍药照样能够做到。”

“可你毕竟是个女孩。”

芍药茫然无语。

七岁那年,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妈妈带芍药去学校报名。老师问:

“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呀?”

“芍药。”

“好好听的名字呀!”老师在报名册上工工整整写下两个字:芍药。

六年小学,每次考试,芍药成绩都是全班第一。临毕业时,老师对芍药的爸爸说:“芍药这孩子,天赋好,学习也努力,好好培养一下,定会是个可用之才。”

“成绩好坏都无关要紧了,芍药这学恐怕也读到头了。她妈有病,连饭都做不到一块,家里四个孩子加俩大人六张嘴,要吃要喝,我实在支撑不下来。”爸爸低下了头,对老师低声说道。

十三岁的芍药,眼眶里噙满了泪水。家里的情况她清楚,三年前,妈妈在家里生弟弟,由于产后处理不当,留下月子病,现正在家卧病在床。三年来,全家六个人的饭及所有家务都是芍药在做。读初中需要在三十里外的镇上去读,要住宿的,自己若去读初中,家里的饭谁做呀?可芍药却太喜欢上学了,他爱学校,爱老师,爱同学,爱学校里面的一切人和物,包括一草一木,她都是那么喜欢,想起来那么亲切。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爸爸能改变注意,让她去读初中,同时她也多么盼望老师能给爸爸再说两句好话,好让爸爸改变掉内心久存的注意,让她再去上学。

“爸,我想上学!爸,我想上学!.......”芍药放声大哭。

爸爸也哭了,老师的眼角也涌出无声的泪水。

就这样,芍药将就着又读完了三年初中。这三年中,她的成绩依旧是全班第一。

三年后,妈妈的病情继续恶化,进医院看时,医生告知必须进行手术治疗,否则便有生命危险。据保守预算,手术及后期各种治疗费用,总共需用三万元。可这仅仅的三万元,对芍药这种极度贫困的家庭来说,也是个天文数字。家里此刻莫说三万元,就是三千元也一时拿不出来,即使把家里的粮食、家具全卖了,也凑不够一万元。爸爸一筹莫展,不知所措。此时村里一个做木工的人主动找上门,说他愿意给爸爸借三万元,以解燃眉之急。但条件是将芍药许给自己十八岁的儿子做未婚妻,待数年之后,俩个孩子长大完婚,此钱算作彩礼,一笔勾销。无奈之下,爸爸也只好应允这门亲事,妈妈也顺利在医院进行了手术和治疗。

此时的芍药只有十六岁。十六岁,花一般的季节,金子一般的年龄。十六岁的女孩子,也许正还是家里的小公主,爸爸妈妈的贴身小棉袄。而十六岁的芍药,此时却已成为大山深处一个木工儿子的未婚妻,也已和自己无比热爱的学校永远的诀别了。

淅沥苦雨,斜风习习,淋湿了芍药的衣角,吹乱了芍药的鬓发。无助的芍药正在雨地之中,静静地伫立,孤独地张望,眼角里噙满了无尽的泪水和忧伤。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我们医院一个病人家属在病房讲述时,我听到的。为保留当事人的隐私权,芍药“一名”为化名,但故事内容却真实确凿。当这个故事讲完后,所有的听众无不为芍药的身世和处境感到惋惜,有人还偷偷抹起了眼泪。最后那位病人家属说:“作为你们城里人,各方面生活条件都相对较好,而作为我们那些身处偏远的山区农村,这样的故事也并不鲜见。”是啊,并不鲜见!在我国西部山区,还有许多贫困人口,他们的生活依旧是那般艰难。在这些人当中,还有许多女童正面临着失学,和已经失学。亲爱的朋友们,当你们沉浸于幸福生活,举杯享受美酒佳肴的同时,真诚希望你们多一些节俭,尽一份爱心,多多关心一下身边的弱势群体,关爱一下挣扎在生活线下的贫困人口,包括细雨之下,静静伫立的芍药。

共 16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和新闻不同之处就在于不需要故事情节的真实,一旦言明是真实的故事,也就失去创作的意义。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5-10-22 12:05: 8 期盼新作!

曲靖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永州白斑疯医院
合肥好的性病医院
曲靖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永州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