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在墙之外 第八章 抉择

2020-01-16 22:13: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墙之外 第八章 抉择

“你……知道你当时夺走了我的全部吗!”雀昭焱死死握着左拳,几乎要掐出血来。

雀昭焱记得很清楚,他当时杀掉父母时狂妄的样子。那天若不是同被杀掉亲人的雀花暮收留,自己早就抛尸荒野了。

“不就两条命吗。”那人高高在上的笑着,眼睛充满邪气的望着他:“我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了。”

“叶盛卓!”内心的悲愤全都化作怒吼,雀昭焱不顾伤口的疼痛,还是将沐焰昭旗唤了出来。

“本少爷今天就算是拼命!也要让你人头落地!”

“哼,名字都还留在通缉令上呢,配与我交手吗?”叶盛卓无所谓的甩甩手,数道风刃袭向雀昭焱。雀昭焱本想用火焰挡住,却只挡住少数,身体上无数地方被划伤。

“咳……”

“雀昭焱,你果然同你父母般不自量力。”叶盛卓从树枝上跳下,近身用风刃朝雀昭焱的右臂袭去。

手臂被划开一道大口子,雀昭焱吃痛的将焱烈丢落在地,被叶盛卓一拳击倒在地。

“其实当时我就可以杀了你,不过当年你一个小崽子对我没什么用罢了。”叶盛卓一脚踩在雀昭焱刚被划得露骨得手臂,俯下身给了他一巴掌。

“但没想到你长大起来竟继承了雀家祖传的沐焱?既然这样,不如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好了,投靠我,我留你一条生路。”

“呃……呵呵……”雀昭焱毫不留情的冷笑到,“你觉得,我会投靠一个杀了我全家的人吗……”

叶盛卓不悦的把脚上的力度加重了一些,雀昭焱痛得不得不翻身捂住了手臂,下一秒,他似乎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果然威逼你没用,因此,我自然是要想其它办法。”叶盛卓阴险的一笑,故意拉长了语气问:“你知不知道你姐姐雀花暮,现在身在何处?”

“你!你别动我姐姐!卑鄙!”雀昭焱一时忘记了自己的伤痛,用力支起身。

“卑鄙?”叶盛卓冷笑了一下,“今天跟你在你家的那几个才是卑鄙吧。尉迟临央是出了名的吧,惹他的人死无全尸,要么被挖个眼要么挖条手。至于天泽夜就更不用说了吧,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什么血淋淋是事都做的出来。难道就因为他们照顾过你一夜,你就觉得他俩是老好人了?”

“不需要你管!”雀昭焱放开喉咙大喊到:“就算他再怎么不择手段,也不会像你一样背后伤人!”

“呵呵,愚蠢。既然你这么想去死,那我成全你好了!”叶盛卓又召唤出风刃,这次的目标是雀昭焱的脖子。

雀昭焱不甘心的死瞪着眼,对着叶盛卓咬牙切齿。

为什么……我苦苦练习沐焱……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彻底杀了他……原来到了现在……我还是连碰到他都做不到……

抱歉了天泽夜……没办法报欠你的了……

风刃离脖子越来越近,雀昭焱有些认命的闭上了眼。一阵呼啸声猛地划过耳边,再睁开眼,叶盛卓已经连同风刃被打入了墙中。

天泽夜威风凛凛的站在他的面前,夜幕使自己只能看到他高大的背影。雀昭焱愣愣的望着他,脑海你似乎有什么东西浮现出来:

“丞相大人,就这么随意倒下,可真不像你。”

“那我还真是劳将军费心了!”

“你语气不好啊,不过你放心。”那人模模糊糊的身影闪烁起色彩,强大的气流止不住的流出。

“我天锡,定会护雀鸣大人周全。”

————

刚刚说话的那人……是谁……

好熟悉……但为什么又会感觉……好悲伤……

天锡……是谁……

“虽说你没犯过我,但我护着的人,还是不希望有人随便碰。”思绪被冷冰冰的话语打断,天泽夜一脸谨慎的看向对面的人。

“呵,天泽夜,你以为自己很厉害吗?我可是非通缉令的人哦。”叶盛卓冷笑着从墙上跳下来,眼里燃气怒火。

“你可以试试。”暗尤帝冥的气息不同于往常的流动,一股恶寒之气冷冷袭来。本想上前的叶盛卓忽然停住了)两步,有些害怕的朝身后退了两步。

好重的阴气……

“非通缉令,很了不起吗?”

无数的鬼影在天泽夜周身环绕。天泽夜一挥手,便一齐向叶盛卓袭去。

开始几个叶盛卓还挡得很轻松,后面鬼一多,自己忽然应接不暇起来,节节败退。

“果然是通缉令第一,真是可怕。”叶盛卓跳到树枝上,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天泽夜。

哼,可惜还是年纪太轻。

叶盛卓偷偷在树枝上挂了个铃铛,确认天泽夜并没有注意到后,轻轻甩下一句:“我终会杀了雀昭焱,别想着能护着他。”便离开了。

“咳……”叶盛卓刚离开,天泽夜就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暗尤帝冥不停颤抖后散掉。所有阴鬼瞬间全部消失。

为了帮这家伙真是什么都赌上了……这条手臂又得废好久……

雀昭焱倒在地上淡笑着看着天泽夜说:“你还真是会留一手啊,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会是传言中的通缉令第一了。”

“知道就好,别老来找我茬儿。”

天泽夜轻轻把雀昭焱扶起来,看着他右手的伤皱了皱眉。

“我没事。会好的。”

“谁担心你了。”

两人正有气无力的斗嘴,一阵轻风忽然吹过,树枝上的铃铛忽然响了一声,随即化为灰烬。刚才还好好的雀昭焱一听铃声忽然猛地一痛,随即便没有生息,晕倒在天泽夜怀里。

“昭焱?!”

随后赶来的几人也在这时出现在雀家,雀花暮也在内。

雀花暮一个箭步冲上来搂住雀昭焱,眼泪不由自主的滴落。

天泽夜见此低垂了一下眼帘,愧疚的说:“抱歉,是我大意了。”

“不,不是你的错。”雀花暮强撑着扬起笑容。“是我没能留在他身边保护他。”

雀花暮的手轻轻拂过雀昭焱的脸,手却忽然发抖着停住了。

“夜……夜公子……”

“怎么了?”天泽夜虽然故作镇定,但还是知道没什么好消息了。

“阿焱他……没有鼻息了……”

天泽夜一惊,下意识一按雀昭焱的脖子和脉搏。

果然,没有微微跳动的痕迹。

雀花暮彻底崩溃的大哭起来,冰冷的尸体令每个人都感到揪心。

天泽夜自责的握紧了拳头,不忍看的将头偏向一边。

都是我的错……

其他几人也静静站在附近,让悲凉渲染一切。

“夜儿这般愁眉苦脸,可是遇到麻烦了?”

空灵的声音穿过一切回想在耳边,令人不知为何燃气一丝希望。

一位穿着黑色道袍的男人走进血气满满的雀家庄,眼睛被一块黑布遮住,嘴角却是成熟的笑意。随着他的到来,空气中的血气骤然消失,净化成原来的模样。

“师父。”尉迟临央和白影见了那人单膝跪地行了个礼,懵里懵懂的陌元霜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人也学了一下这个动作跪下了。

只是……你为什么要双膝跪……

那人朝陌元霜的方向看了看,好奇的问:“这位姑娘,可乃是夜儿的贱内?”(贱内=妻子)

贱你妹……

正打算陌陌吐槽一句,陌元霜忽然看见了那人眼睛上的黑布,有些惊奇的问道:“盲人?”

那人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用十分中二的语气说道:“眼盲,心怎么会盲呢!”

“师父?!”天泽夜在一旁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重要场合能不能分清主次?”

那人尴尬的笑了笑,走上前看了一眼雀昭焱问:“焱儿可是没了呼吸?”

雀花暮一脸欣喜若狂的说:“是的是的!阿焱尝尝跟我提起你的医术高明呢!墨臣君大人果然名不虚传!”

“猜的。”

“……”

“师父你给我正经一点!人命关天!”

“好好好夜儿别生气你先把焱儿抱道里屋里去嘛这样我怎么看……”

“哦。”天泽夜正打算把雀昭焱背起来,就见墨臣君摇了摇头说:“你这样容易碰着伤口,要抱。”

此语一出,尉迟临央立马露出来一个腐眼看人基的表情。

天泽夜不耐烦的回来他一眼,一脸无奈的把雀昭焱公主抱起来抱进了房间。

————

墨臣君,既是天泽夜,尉迟临央,白影,雀昭焱的师父,又是墙外医术最高明的道家精英。平时总是穿着一身古装出场令人很容易留下深刻印象迷倒数位少女,但他自己却愿意在墙外找了坐有瀑布的山当个小说里的世外高人。同时他又什么都会教,对几个徒弟的天赋都了解得异常,他们几个能进通缉令前十百分之四十都要归功于墨臣君。

此刻的他正用拂尘在雀昭焱头上轻轻点了一下,看着拂尘慢慢散开的毛,不悦的嘟着嘴说:“不就是散魂吗,太小看为师了吧。”

雀花暮喜出望外的看着墨臣君问:“您知道怎么治?”

“这个啊……”墨臣君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转头看了看天泽夜说:“夜儿,你过来一下。”

“干……干嘛……”

“把舌头咬出血,然后过来。人命关天,你自己说的。”

“哦……”

天泽夜如实把舌头咬出血,小心翼翼的走到墨臣君旁边墨臣君早就看出他的动作,暗笑一下,一拉天泽夜未痊愈的右臂就把天泽夜按在了雀昭焱的唇上。

“哇哦!”尉迟临央长长的失声叫出来,被白影无奈的打了一下手肘才消停。

“唔唔唔唔唔唔?!!!!”

墨臣君压制着天泽夜受伤不能反抗的右臂,一脸自己什么都没做错的表情说:“别动,亲会儿,亲会儿就醒了。”

墨臣君我敲你嘛!敲你嘛听到没!

坐在一旁的雀花暮明显也是一惊,但看着墨臣君那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还是没说什么。

大概亲了有10几秒,感觉口中温柔难耐的雀昭焱终于眨了眨眼睛,迷茫的睁开眼。

于是咱就不描述他一睁眼看到了什么画面了……

“唔!”雀昭焱脸一红,一把猛地一把把天泽夜推开。

“我靠姓天的你干嘛!”

“你倒是给我问师父啊!”

“我不管你夺了我的初吻!我敲你嘛!敲你嘛听到没!”(这个吐槽是不是在刚刚出现过……)

这个对话好像刚刚出现过……

“阿焱,你终于醒了!”一旁的雀花暮无视两人的纠纷一把抱住了雀昭焱。

“姐……?”

雀昭焱一脸懵逼的看向周围一脸淫笑的墨臣君和尉迟临央,看傻了的陌元霜和面无表情的白影。(我戴着面具你怎么看出劳资面无表情的!)

“师父你马上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立刻马上!”

“总之就是夜儿亲了一下你你就醒过来了,神不神奇?浪不浪漫?”

“浪个什么鬼漫!我是睡美人还是白雪公主啊!”

天泽夜一脸无语的在旁边一眼不发,嘴里的舌头还在流着血。

你以为我愿意……

“总之……还……还是谢谢你了……欠你好几条命了……”雀昭焱红着脸捂了捂嘴,口中还有天泽夜血的味道。

墨臣君淡笑着看着雀昭焱说:“恐怕,你还得再欠一条。”

所有人都一下子懵逼,追问到:“什么意思?”

“要是散魂真这么好解开,你觉得叶盛卓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们?”

墨臣君的神情严肃起来,周围又没了那种嘻嘻闹闹的气氛。

“臣君大人,你说的清楚点儿。”

“散魂基本很难治,刚刚夜儿做的不过是用血和唾液刺激一下焱儿让他醒过来而已。散魂要治疗好比这复杂太多了。若真只是亲一口就完了谁会造这种邪术。若是离开夜儿,我打赌不出三日焱儿就会再次散魂且变成尸体。”

“那……那怎么办……”

墨臣君转头对象天泽夜和雀昭焱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焱儿散魂时的魂魄是被夜儿所吸引才会要夜儿的血。若真是要把这散魂解开,只有可能去墙外最西边的那道古城解开,而且只有夜儿和焱儿一同去。”

最西边的古城……只有两个人去的话……很危险吧……

天泽夜还在思考,雀昭焱一阵怒吼忽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不需要!”

雀昭焱扶着右臂的伤口说出令所有人都吃惊的话,空气顿时凝固。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事,我不需要别人来帮助我,更不需要别人陪我去赴汤蹈火!”

“阿焱!你有时候不要这么倔好不好?!”

雀花暮知道雀昭焱这边肯定是劝不住了,又转头祈求的看了一眼天泽夜。

天泽夜早就看见雀昭焱其实是在低着头小声的哭,至于为什么哭,谁不知道呢。

谁不怕死。

天泽夜又转过头用眼神询问陌元霜几人,尉迟临央和白影迅速避开视线,只有陌元霜的眼睛明显露出担忧和挽留的神色。

天泽夜斟酌了一下,打破的沉寂的空气:

“我……”

大连市妇产医院预约挂号
荣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南通治疗早泄方法
珠海治牛皮癣的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