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渔色大宋 第932章:欺人太甚

2020-01-17 01:34: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渔色大宋 第932章:欺人太甚

四周围观的百姓欢声雷动,大宋积弱多年,从辽到金,中间还有夏,被欺负了已经很久,可惜皇帝没有了老赵家的血性,总是忍让忍让再忍让,连汴京被破了也无力复仇,百姓们在痛心疾首之余也渐渐麻木了。

可是今天,当朝相爷李纲大人让他们看到了什么叫做威严与尊严,短短八个字,“要谈就谈,不谈滚蛋”,多霸气,多解恨!

李纲心里其实也无法平静,他哪会说这么粗俗的话,这分明是临行前赵构交给他一张纸,那是徐子桢所写的和谈秘籍,今天和图茧的一切谈话都是徐子桢早已安排好的,而且连图茧的反应也都被他猜准了百分百,最后就有这句话,而且徐子桢还怕他不敢说,附了一句:放心,这货不敢不答应。

这货果然不敢不答应!

李纲现在的心情就象三伏天喝了杯冰水,爽到了脚趾尖了,同时也对这个兄弟充满了敬佩与信服,有个事很多人都还不知道,那就是他和徐子桢早已暗中结拜成了兄弟,做了忘年交,虽然他们的年龄差了有三十多岁。

和谈正式开始,李纲果然只是“闲着看一看”的,就这么坐在一角,双手笼着微垂眼眉,所有谈判都由礼部兵部两位员外郎来进行。

图茧心里说不出的憋屈,他堂堂一员谋克,按品阶来算的话宋人怎么也该派个四品官员才合适,可眼前这两个不光级别低,年纪还轻,兵部那个甚至嘴上的胡须都没长好,脸上坑坑洼洼的外带还有几个红疙瘩,分明就是个愣头青小子,说不定那个员外郎的头衔也是宋人皇帝临时给他加上糊弄自己的。

礼部员外郎稍长了两岁,相对稳重些,坐下后将一张纸摊开在桌上,说道:“这位……算了,随便你是谁,这是你女真部的俘虏名单,请过目。”

图茧险些骂出声来,既然是和谈,至少先要双方通名,可现在对方的官阶不对等不说,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问一声,居然还说随便你是谁?

不过临行前四王子命令过他,在应天府很有可能被诘难甚至侮辱,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忍住,此次交换人质之行必须圆满完成。

他本来是死活不相信的,宋人还敢诘难自己?侮辱自己?四王子是不小心说错了吧?当时他忍住没问,可是现在他信了,诘难,侮辱,还真有!妈的,早知道这破差事谁爱来谁来!

图茧忍着火拿起名单细细看了一眼,果然没错,四十三人一个不少,他将那张纸还给了礼部员外郎,问道:“不知贵国何日可交换?我已将交换之人带来了。”

那员外郎看了他一眼:“既然带来就今日交换了,你当咱们不忙么?哪来闲功夫再选一日见你?”

我他妈……

图茧只觉怒火冲破了天灵盖,差点就要不顾一切拔刀子拼命了,一个小小的员外郎居然可敢出言讽刺自己?莫非当我大金铁骑是假的么?可是最后一丝理智还是让他强自忍耐了下来,徐子桢在这里,他还真拿大金铁骑不当回事。

“好!”他咬牙点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因为他怕再张嘴会忍不住喷出血来。

跟来的随从快马驶出城去,这边兵部那位长青春痘的员外郎也离席了,亲自去应天大牢提人。

图茧就这么坐在那里等待着,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现在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交换完人,赶紧回去。

小半个时辰后青春痘员外郎回来了,在他身后是一队禁军,盔明甲净威风凛凛,押着四十三个金将俘虏,那些金将一个个垂头丧气,被绳子串着手脚,早就没了原本的傲气,不过看他们一个个脸色倒还不错,看样子在牢里吃得还是不错的。

图茧只当没见,依旧坐着,又过了好一阵,在他心里骂到第几百次的时候他的人也回来了,不过和金将俘虏比起来,他的随从带来的宋方俘虏的待遇明显好了不少,因为他们不是被绳子串来的,而是十几辆大车载来的。

大车排成一列停了下来,从车上陆陆续续下来了几十人,从服饰上依稀还能看得出是大宋样色,只是他们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光看脸色倒是不如金将俘虏了。

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每个百姓都将牙咬紧了,这些都是大宋的臣子,从汴京被破那天就被金人俘去,直到现在,已经是大半年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显然并没有变节,依然还是坚守着身为宋臣的心,要不然他们早已穿着金人的官服吃香喝辣了,哪会这副模样?

李纲原本微微眯着的眼睛也睁开了,那张略见苍老的面容上已隐隐透着怒火,这些都是他的同僚,在那个耻辱的日子之前哪个不是人中龙凤朝中肱骨?可是现在,看看他们一个个几乎站不稳的样子,分明是在金国受到了非人的待遇。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淡淡地问道:“不知这位将军带来了多少人?”

图茧哼了一声:“六十一,怎么,足够换了吧?”

李纲点了点头,手一挥,青春痘员外郎又走到禁军边,押了一部分金将过来。

啪!

图茧猛的站起,狠狠一掌拍在桌上,怒目瞪着李纲道:“你在耍我?”

不怪他不生气,因为他已经是下定决定早换早回去了,可这边却只押过来二十人,而且他认识其中一部分,那分明都是这次被俘的军衔最低的一批。

李纲翻了个白眼:“耍你什么了?在我这儿,还你二十个算不错了,想全要回去?听明白咱们的条件再说。”

“你!”图茧眼里都快喷火了,这老头真是大宋宰相?怎么比个青皮还难缠?刚才不说条件,现在人都带来了他倒说条件了,可是他不得不答应,只能继续捏着鼻子问道,“有什么条件,说吧!”

李纲撇了撇嘴,又眯起了眼睛不作声了,旁边的礼部员外郎又摸出张纸,大声念道:“兹有四十又三员金俘,除换回我大宋所有被劫臣子外,每人以万两白银为增筹!”

咣!

图茧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掀翻了桌子,怒道:“无耻宋人,你……你们!欺人太甚!”

葫芦岛市连山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到哪里医好
中国有没有nk细胞疗法
清远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肇庆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