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异域降生第一百二十八章来自祂的邀请

2020-01-23 20:01: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域降生 第一百二十八章 来自祂的邀请

“嗬...嗬...”

凡纳转过身后,立刻就被眼前的这一幕惊住,无穷的恐惧直冲脑袋。

在他的眼前,原本正在感知预知迷画中所蕴含的神秘启示的凡卡,此刻已经彻底大变样,根本看不出一点人形。

淤黑色的污垢自他的眼中、鼻孔、嘴巴中不断从脸庞处滴落下来,散发出种种腐败刺鼻带有强烈刺激性的味道,无数吸血虫、线虫一般的生物肆意的在其中蠕动。

凡卡的下半身就秽恶的污垢堆积起来,如同烂泥一般的污垢攀附在他的脚边飞速的蔓延上去。

“滋滋滋”的作响声中,凡卡的下半身开始迅速溃烂起来,其中还有着无数芝麻般大小的虫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孵化出来,在他的血肉与淤泥一般的黑色污垢中翻滚蠕动。

蝇虫飞舞之间。

污垢顺着他的双腿蔓延上去,不过一会儿,他腰部以下的位置就已经彻底变成了一滩淤泥状的污垢。

凡纳惊恐的望着眼前几乎看不出人样的怪物,只觉得手脚冰凉浑身发麻,全身上下的力量瞬间就被眼前的怪物所吞噬,再也站立不住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在他眼前,自己刚才精心布置下的守护法阵不知在何时已经崩溃,原本在法阵上不断闪烁的魔法灵光已经泯灭不见,绘制在上边的充满祝福与守护寓意的象征物此刻已经彻底扭曲成不明意义的亵渎造物,充满了邪恶的意味儿。而他的弟弟更是变成了非人的怪物。

凡纳本能的想要逃离眼前的这个怪物。

但不知从何时起,他的身上也趴满了淤黑色的蝇虫,它们贪婪的依附在凡纳身上,不停地吸食着他的精力、鲜血与勇气,等到他想要离开时,体内已经再也没有半分力气。

“不,凡卡...我是你的哥哥啊!放了我吧。”凡纳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绝望的向着眼前的怪物求饶着,期望唤回它的人性,放自己一条生路。

“放了我吧,弟弟。”

怪物怔怔的看着他,眼眶中早已经被污垢挤出的眼珠随意的晃动了下,便不再理会他。

它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根本没有时间理会眼前这只马上就要融入进来的小虫子。

“萨斯撒拉油卡伊洛......”

诡异晦暗阴沉邪恶的呢喃声从怪物的口中不断吟唱起来,整个工厂内开始渐渐回荡起这邪恶无法言说的诡异之语,无数

攀附在他身上的紫黑色污垢仿佛水流一般四散蔓延开来。大片大片的飞蝇裂头线虫般的邪物混杂在污垢中,疯狂的这片工厂中繁衍开来。

近百名昏倒在地年轻男女们直接变为邪物们的温床,他们的血肉在污垢中变为酱紫色般的烂肉,无数诡异的东西在烂肉中疯狂滋生。

短短的片刻,大片的血肉就被蚁虫邪物吞噬一空,一根又一根白森森的骨头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散发着种种扭曲邪恶的味道。

“呕....!!”

凡纳艰难的蠕动着喉结,慢慢的用手指从喉咙中扣出一口生满了虫卵的浓黑色的粘稠唾液后,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似乎好受一点。然后继续徒劳的竭力的想要将自己身上沾染的污垢拨下。

他此刻心中充满了后悔,他只希望眼前发生的这一幕都是一场噩梦罢了,醒来后又是美好的一天。只是,伴随着越来越多的污垢涌入他的口鼻眼睛之中后。凡纳彻底的绝望了!

他停止了挣扎,瘫倒在地,双目无神的望着眼前比最恐怖的噩梦还要恐怖的场景,任由邪物们肆意的在自己身体中徜徉徘徊,静静的等待着与污垢彻底化为一体。

与此同时,整个废弃工厂中的污垢开始疯狂扩张起来。

老旧的厂房变成一种可怖的腐朽之物,黑暗紫色泥浆将其中的一切都已经包裹腐化起来。

腐败淤黑的恶水从糜烂的肉巢中渗出,四下的角落中开始长满了痰黄、浓绿色的霉菌斑点,工厂墙角如同恶水潭的臭泥一般糊满了整间工厂。

酱紫墨黑的污垢随之往外涌去,就要将眼前的一切都纳入污垢的怀抱。

“这个可不行,他可是我先预定了的。”凡纳在被污垢吞没神情弥留之际,恍惚间仿佛听到一声低声的嗤笑。

他竭力的睁开已经不似人类的眼睛,艰难的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只见在他身边的不远处,眼前的空气犹如水波一般波动晃荡,一道修长的人影自虚空中踏出,挡在了先前昏倒在地面上的男孩身前。

熠熠光辉的火焰自他身上涌动流转,随之如同水流一般从他身上流淌而下,绚丽璀璨仿若火树银花,充满了无尽的圣洁与美感。

火海眨眼间就与奔涌而来的污垢碰撞在一起,两者间并没有发生想象中的那般剧烈反应,流淌的火海瞬间将污垢焚之一空,半点残渣都不剩下。

凡纳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原本绝望的心中顿时又升起希望,他就像溺水之人发现了救命稻草一样,疯一般的朝着人影求救。

“救...我....!!”

“求求...你,救...救我吧!”

西蒙循着声音来源,一眼就看到场地中央已经被污垢彻底吞噬,只露出一张隐约间还能看出几分人形的凡纳。

他平淡的望了眼已经不成人样的凡纳后,指尖微动,一缕火光悠然而出,彻底结束了他的痛苦。

在隐隐约约有无数福音歌颂的火光中,密布整间工厂中的污垢仿佛受到了刺激一般,顿时收拢起来缩成一团。

一只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邪物从淤泥般的污垢中成形,怨毒的注视着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它长有一张三角裂瓣状的脑袋,周身庞大肥肿油腻光滑,布满了褶皱的皮肤白的渗人,就好像被水淹死的死猪一样,令人恶心作呕。

西蒙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邪物,有点没想到从这般污黑中孕育出的邪物竟然这般白皙渗人。

邪物却没有理会西蒙不经意间的思维发散,它就像盯着生死仇敌一般。

肋下四只肿胀的手臂虚空抓握,布满褶皱的皮肤上顿时飞舞出无数细线般的裂口线虫般的寄生物,朝着西蒙蜂拥而去。

看着迎面而来的攻击,西蒙头也不抬,抬手就是一拳,灼热的火光砰的一声自他掌中炸裂,一道道光波随之扩散,工厂间瞬间升温,灼热的火光将漫天飞舞的寄生虫化为灰烬,丝毫没有放过来一只。

眼见攻击无效,邪物顿时发出一声怒吼,四只手臂疯狂的捶打着将下半身包裹着的污垢。

“砰砰砰!”的剧烈响声中,无数的污垢随之飞起。

工厂之中立刻被四溅的污垢所包围,西蒙和他身后的男孩正被夹在其中。

无数的污垢开始炸裂开来疯狂的污染腐化着一切所能触碰到的东西,原本已经显得十分邪恶亵渎的工厂顿时被污垢所吞没,眼前的一切眨眼间就被秽恶的污垢所包围。

无穷的紫黑色的污垢顿时如同天河倒转,直接朝着西蒙倾泻而来。

他就像是一只笼中的白鼠一样,根本没有半点躲避的地方。

诡异腐败的立场已经将整个空间彻底封锁住,无数的淤泥般的人脸浮现在污垢表面,它们扭曲着、狂笑着、疯狂的伸出手臂,想要将他拉入进来,与它们彻底融为一体。

“真是令人作呕!”

西蒙望着朝自己倾泻而来的各种污垢,眼神中满是浓浓的厌恶。

他直接伸出五指,高举过头。

下一刻,一道镜影自他手上浮现,璀璨的镜光自他掌间轰然爆发。炙热的光辉以他为中心,刹那间扩散起来,将整个雅格河畔彻底照亮,如同白昼。

无穷无尽的光芒就好像正午的太阳一般,肆意的挥洒着自己的光辉与热量。漫天的污垢在光芒中,顿时不复存在。

始作源头的邪物也在这浩瀚神圣的光芒中发出一声惨叫,它正个肥肿的身躯如同燃烧的白蜡烛一般开始消融起来,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被光芒所洞穿,直接蒸发化为乌有,只留下一段咒骂哭嚎般的诡异语言。

“该死的至高神庭,等到伟大的慈父纳垢脱困降临之日,就是你们这群秩序天族的走狗彻底灭亡之时。”

西蒙听着怪物留下的诡异语言,虽然他并没有学过这种语言,但却在第一时间里就明白了它所蕴含的意思。

“慈父纳垢?祂就是这一切秽恶之物的源头吗?”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脚下的大地,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当初遇到食尸鬼领主后,在万不得已向永恒之镜献祭出自己的元神时,那一刹那感知到大地中所封印的无法言说的混沌之物,心头上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阴霾。

在这一刻,西蒙的眼中突然浮现出一幅恐惧的画面,无数不可言说无法理解的信息突然浮现在脑海当中,无尽的知识无穷的奥秘全部都藏于其中。

似诉说,也似邀请。

西蒙立刻警觉起来,他赶紧放空心灵,不再去想,也不去触探思索任何关于祂的信息,深深的将脑海中突如其来的信息封印在识海的深处,不敢有半点窥视。

这等存在的馈赠,还远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不过他也并没有因此而太过惊慌,就算真有一天祂脱困而出,上面还有个至高神庭顶着的,毕竟按照刚才那个邪物的话语,祂被封印起来可是和至高神庭有着密切的关系的,他反正是不相信至高神庭能让祂那般轻易的脱困而出。

西蒙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暗自下定决心。

自己的步伐必须要加快了,要知道将自己的姓名拱手托付到他人身上,可是最为愚蠢不过的了。

南昌第五医院预约挂号
寿光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癫痫病长春哪家医院好
天津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江苏牛皮癣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