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风魔 第五百九十八章:诛杀莫怀古与西域一统(九)

2019-09-12 10:34: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魔 第五百九十八章:诛杀莫怀古与西域一统(九)

“衣人魁首对我说这些做什么?”蔚姿婷有些不解,青衣人既然已经跟萧寒达成了协议,也应该知道她跟萧寒的关系,何必多此一举的跑过来跟自己说这些?

难道他不知道真正有决定权的不是她吗?

“蔚长老,虽然很多人知道你跟萧城主的关系,但是真正相信的却没有几个人,所以我想请你帮一个忙?”青衣人突然用神识给蔚姿婷传音道。

“什么忙?”蔚姿婷一愣,她没有想到青衣人会开口求她。

“游龙修炼一门特殊的功法,性命无碍,但是若是想要短时间内恢复修为,恐怕只有萧城主能够做到,所以,衣人恳求蔚长老给萧城主传个话,请他务必帮衣人这一次!”青衣人言辞恳切的说道。

“你怎知道他能帮游龙恢复修为?”蔚姿婷惊讶不已,萧寒虽然在东海有些名声,可在苍茫大陆,知道他一身神奇医术的人几乎都是枕边人或者是下属,而这些人是断然不会外泄消息的。

难道青衣人在东海那边也有眼线不成?

“白铭儿能够这么快复原,想必是萧城主亲自出手,衣人猜的可准?”青衣人自然看出蔚姿婷眼神之中的怀疑,忙解释道。

“为什么不是白眉天王呢?”蔚姿婷心中震惊不已,青衣人居然知道白铭儿复原是萧寒出手医治,而他们事先已经用白眉遮掩过去,很多人对此都深信不疑,毕竟白眉的盛名之下,没有人会去怀疑。

为此白眉本来还极不情愿的接受这个功劳,但最终还是没有办法,谁让萧寒是他的长辈呢?

“白眉天王虽然医术精湛,但是白铭儿是使用一种秘法燃烧精血被反噬,伤势虽重,但并没有生命危险,而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医治好白铭儿的反噬之症的人我想除了萧城主。没有其他人能够做到。”青衣人道。

“衣人魁首太高看他了,他的医术怎么能够跟白眉天王相比?”

“呵呵。”青衣人微微一笑,不可置否。

“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求他呢,你们之间不是有过接触吗?”蔚姿婷反问道。

“呵呵。蔚长老,你知道,如果我直接去求他的话,万一他不答应的话,那我岂不是……”

“呵呵。衣人魁首想的还挺多的。”虽然没有说出来,蔚姿婷已经听明白青衣人话中的意思了,怕被拒绝丢了面子。

“衣人魁首,你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游龙曾经冒犯过他,我也不能肯定他会帮你。”蔚姿婷道。

“只要蔚长老能够帮我把话带到,能不能请得动萧天王,我不会怪罪。”

“那好,这个忙我帮你就是了。”蔚姿婷思索了一下,青衣人目前对自己和萧寒来说。都不算是敌人,如果能够帮上一把,也许这个人情将来还有用处。

“那就多谢蔚长老了。”青衣人冲蔚姿婷微微一躬身道。

蔚姿婷微微的点了点头,以她现在的身份,青衣人给她行礼,那绝对是受得起的。

青衣人如同鬼魅一般从船头消失了,蔚姿婷眼神眨了眨,这个青衣人的修为连她都看不透,很显然已经到了极高的境界,只有同等或者高于她境界的人她才看不透。但是青衣人绝对不会是主神之境,但是也无限接近了!

如今她已经是侍神阶巅峰之境,距离主神之境也只有一步之遥,如果能够在这里突破就好了!

但是突破主神之境除了环境要素之外。还得要有机缘,有的人卡在这个境界几千上万年,就算在魔界那样没有空间压制的环境,要想晋级主神之境,那也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在魔界,一百个侍神阶巅峰能够一个最终晋级主神。就是这么小的概率。

在其他地方也是一样,神界也差不多,要不然,岂不是主神满天飞了。

而晋阶一级主神更难,天赋、毅力、机缘还有大气运,法则的领悟等等,所需要的条件都是十分苛刻的,同样是百分之一左右的几率,能够成就的一定都是一代雄者。

只要自己晋阶二级主神,她就可以将傲龙的大长老的位置取而代之。

“蔚长老有心事?”就在这个时候,蔚姿婷耳边传来一声很讨厌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是四系法神,中部七彩阁的总阁主哥斯达,这家伙正用色迷迷的眼神对准蔚姿婷高耸的胸部瞄来瞄去,一脸的贪婪之色。

蔚姿婷虽然晋级长老,可哥斯达并不怕她,大家修为都在伯仲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滚!”蔚姿婷红唇微张,一个清冷的音符骤然响起。

哥斯达顿时变了脸色,他好歹还是堂堂四系法神,中部一脉的魁首,蔚姿婷虽然是准长老的身份,大家的地位其实也相差不大,何况他并没有得罪她,居然待他如此,他岂能不怒?

“蔚长老,哥斯达好像没有得罪你吧?”哥斯达虽然喜欢蔚姿婷,可并不是那种卑躬屈膝的追求者,他也有他自己内心的骄傲。

“哼,要不是看在你是同盟的面上,本长老随时挖掉你的狗眼!”蔚姿婷冷冷的说道、

哥斯达闻言,有些尴尬,自己刚才偷瞄蔚姿婷胸脯的秘密被发现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蔚长老人间绝色,哥斯达一直心中仰慕,多看几眼也是人之常情,对吗?”

蔚姿婷冰冷目光从哥斯达脸上扫过。

哥斯达一副木然不动的模样,反正他对蔚姿婷的心思是人尽皆知,既然大家心里明白,那又什么可畏惧的呢?

“你的胆子不小,居然敢当众调戏本长老?”蔚姿婷心火正旺着呢,正愁找不到一个人出气。

“蔚长老何出此言,难道我仰慕你,这就是调戏吗?”哥斯达歪嘴一笑,别说你蔚姿婷还不是长老,就算是长老,那又怎么样,女人嘛,还不是生下来就是让男人骑的。那萧寒骑的,我哥斯达就气不得。

要是蔚姿婷知道哥斯达此刻龌龊的心思,定然会不顾一切出手劈了这个家伙。

“哥斯达,你无耻!”蔚姿婷凤眸怒瞪道。

“嘿嘿。蔚长老第一天认识哥斯达吗?”哥斯达一笑,反问道。

“哥斯达,收起你的龌龊心思,不然别怪本长老不客气!”

“蔚长老不想知道你的心上人此刻正在做什么吗?”哥斯达“嘿嘿”一笑,问道。

“你什么意思?”蔚姿婷骤然变了脸色道。

“这一路上。蔚长老难道没有看到吗?”哥斯达继续笑道,“你的心上人就快要被人抢走了。”

“哥斯达,你究竟想要说什么?”蔚姿婷冷眼盯着哥斯达道。

“蔚长老,你的心上人此刻正和修紫衣在船舱尾部的一间舱房之中你侬我侬呢,你难道不想去看看?”哥斯达玩味的望着蔚姿婷道。

蔚姿婷闻言,顿时脸色惨白了一分:“哥斯达,这种骗人的鬼话我是不会相信的,你休要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

“是吗,那今天来的时候路上,为什么萧天王身边的那个女人不是你?他们一路上可是形影不离。这大伙儿都看到了,蔚长老,你不会没有看见吗?”

蔚姿婷的脸色又苍白了三分。

“你胡说,她们同属四方社四大天王,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妥?”

“呵呵,那萧天王怎么不跟蓝猫天王和白眉天王在一起,偏偏只跟修天王在一起呢?”哥斯达笑道,“蔚长老难道忘记千年前……”

“够了,别说了!”蔚姿婷断然喝止道。

哥斯达一副惋惜的口吻道:“真是替怀古兄惋惜,他那样一个专情之人。却至今还是孤家寡人,可惜了!”

“哥斯达,她们在哪儿,带我去?”蔚姿婷眼中杀气腾腾的说道。

“蔚长老。你当真要去?”哥斯达装出一副惊诧的模样问道。

“你带不带路?”

“蔚长老,此事非同小可,还是从长计议……”

“这事还需要从长计议吗?”

“啊,算我没说,蔚长老,你等等我……”

船尾一船舱之中。萧寒与修紫衣已经得到蔚姿婷赶来的消息,马上结束了假戏,两个人整理一副,然后坐在桌边喝着茶,聊着天。

所以正当蔚姿婷怒推开房门的时候,只是看到两个人喝茶聊天的情景,并没有意料中的情景出现。

看到这个情景,哥斯达二话不说,就悄悄的溜走了,人家在这里偷情,还不防备着点儿,那会这么容易被捉奸在床呀!

要是真的发生好戏,那他自然是要留下看一看的,但是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那自己留下来绝对没有好事。

“魁首,婷婷,你怎么来……”

见哥斯达悄然离开,蔚姿婷马上就改变的神情,露出一丝轻松的神色。

“第一次捉奸失败!”蔚姿婷做到萧寒身边,拿起杯子,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说道。

“嗯,要是那么容易成功,反而让人怀疑了!”修紫衣嘻嘻一笑道。

“待会儿你出去的时候,表情幽怨一点,记得要让人看到。”蔚姿婷白了修紫衣一眼道。

“知道了,婷姐,我会像一个被人抢了男人的怨妇似的。”修紫衣咯咯一笑道。

“我这里,哥斯达暂时不会通风报信了,你那边估计该有人解除你了!”蔚姿婷道。

“嗯,他也就会这点本事,婷姐放心,我能应付过去!”修紫衣道。

“小心一点,哥斯达是个老狐狸,别让他识破了!”蔚姿婷叮嘱一声。

“出去,修紫衣,你给我出去……”蔚姿婷突然一拍桌子,冲修紫衣厉声大吼一声。

“魁首,我跟萧天王不过是来谈事儿的,你这是干什么?”

“谈事儿的,我看是醉翁之意吧?”

“魁首,你别冤枉我,我知道当年的事情,你恨我,可我也是受害者……”

……

激烈的争吵声传出去很远,基本上整个船舱都惊动了。

哥斯达就在左近,他没有离的太远。当争吵声传来之后,他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女人,果然都是善妒的动物,尤其是美丽而又高傲的女人!

这两个女人本来就因为情海生波而闹过一次。现在又为了一个男人,再一次大闹!

这下有好戏看了!

不行,光看戏太没有意思了,得往里面加一把火才是,要是能够……嘿嘿。哥斯达嘴角露出一丝淫荡的笑容。

修紫衣自然是被蔚姿婷赶了出来,这时候本来从各自房间露头的人们一下子都缩了回去了,生怕被看见,触了霉头!

修紫衣一脸忿忿的走在廊道之上,表情十分幽怨,眼眸之中更是恨意闪动。

“修天王,刚才听到你跟蔚长老在房间内争吵,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哥斯达能否效劳?”哥斯达嘿嘿一笑,从一个拐角处追上了修紫衣的步伐道。

“癞蛤蟆!”修紫衣冷冷的斥了一声。

哥斯达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本来还想着火上浇油一把的,现在却无缘无故的被人奚落了一下。

等到他反应过来,修紫衣早就消失了,憋的他一张脸胀的如同猪肝色。

而且“癞蛤蟆”三个字虽然很轻,但是廊道里太静了,恐怕整个一层船舱里的人都听到了。

船舱内,蔚姿婷向萧寒说起了青衣人找到她谈的事情。

青衣人能够从白铭儿飞速恢复猜测到是自己出手,这一点倒是并不出乎意料,同盟会中,除了自己人之外。恐怕就只有大长老和青衣人对自己了解最多了。

他在东海的名声恐怕也瞒不了青衣人,但是他在东海的布置恐怕就不是青衣人能够知道的了。

东海龙岛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世界,即使被海风渗透,那也是因为海风背后的海族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而这种优势是苍茫大陆上的人类组织都不具备的。

就是海风也不能掌握他的情况,因为他已经收服和海风组织首领银叶,现在的海风虽然还接受海神殿的指挥,但根本上渐渐的脱离其控制了。

而且银叶被策反之后,海风组织在龙岛海域的渗透速度更快了,银叶因此获得海神殿更多的支持!

只是海神殿不会想到的是。他们并不是在支持自己的情报机构,而是在壮大敌人的力量!

银叶将会将大量有关海族的情报传递给战堂玄门,当然,为保密起见,这些情报只有急需的才会挑出来上报,而绝大多数都会暂时封存。

所以青衣人这个解释,他觉得是有可能的,是真话。

要让游龙顿时间恢复修为,这个问题不是很大,主要是修复内脏的伤势,游龙生命很强,不像是早夭之人,恢复只是时间问题!

很显然,青衣人并不像让游龙错过这一次的武道大赛,同样如果武道大赛没有了游龙,白铭儿就算拿到第一的名次,也不能说是实至名归!

萧寒并不在乎武道大赛第一的名头,可白铭儿未必会不介意,就算日后她有机会击败游龙,那也会是一个不小的遗憾,而且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人们会质疑她武道大赛第一名的名分。

卖青衣人一个人情,这笔买卖似乎还有赚头!

“我可以出手医治游龙,但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萧寒并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一切。

“青衣人应该会答应的。”

“那就找一个时间,让青衣人带游龙过来!”萧寒道。

“嗯,要不要我去说?”蔚姿婷点点头,这时候交好青衣人,对萧寒来说有益无害,虽然她现在已经不太喜欢傲龙这个人了。

“也好,此事还是你去说比较好。”

木船行驶的速度并不慢,但看上只有数十公里的水路,却花了他们将尽两个小时才感到。

船靠了码头,人上了岸,莫天恩便将船收了起来!

码头上早有一对人马恭候了,为首的是一男一女,女的三十岁左右,面容虽不说倾国倾城,但也算上是绝色佳丽,而男的呢,一副西方人的面孔

,浑身散发着强大的魔法波动,很显然是为修为深不可测的魔法师,但是他的肌肉看上去十分发动,要不是套了一身魔法袍,别人还真会把他当成一个孔武有力的武士看待!

这两个人身上的气息虽然都压制在上神阶上品,但是真实的修为肯定是超过了这个境界!

“艾琳阿姨!”人群中的蔚姿婷欢喜的惊叫一声,从队伍中冲了出去,朝那位中年美妇怀里扑了过去!

艾琳长老看到蔚姿婷,也是激动的一脸喜色,脚下向前一飘,迎了上去。

“婷婷!”

“艾琳阿姨,婷婷想死你了!”

“阿姨也想念你呀!”

两个女人当着数百人的面上,拥抱了起来,情绪十分激动。

“契柯夫!”

“傲龙!”

四位长老都是老熟人,而剩下的也就是哥斯达等人对艾琳等人有些熟悉,剩下的都是一脸茫然的模样。

修紫衣还认识一些,她悄悄的给萧寒等人当起了解说员。

“咱们到家了!”傲龙大声宣布一声,众人皆欢声雷动。

对于神圣同盟会来说,那个什么所谓的总部并不重要,就算毁掉了也不可惜,只有这里才是同盟会的命脉所在,只要这里存在,同盟会就不会消亡!

这就如同天狐一族的藏匿之所一样,萧寒也猜测过天狐族的老巢在何处,现在想想,或许也是一个异空间一样的地方,难怪人类寻找了那么多年都找不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治疗小儿积食发热的药物
冠心病禁止吃什么食物
小孩不消化口臭怎么办
宝宝白天咳嗽晚上不咳嗽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