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冥尘贯第二章梦魇往事

2020-01-24 21:40: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冥尘贯 第二〇〇章 梦魇往事

姜老汉瞅一眼门外黑黑的夜色,顿时感到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楚江童赶忙起身,将房门轻轻闭上,坐回到他的身边,等着他继续讲述。

姜老汉这才接着说:“小童,今夜就咱俩在这里,我就把寿衣的事讲给你听听,不过你可千万别告诉任何人!”

“姜爷爷,我肯定不会说!”

“田乔林的奶奶应该叫连凤芝,村里人都喊她凤芝,她临死的前一天,我还在村东头的古城里见过她。当时,她自己一个人,打扮得漂亮亮的,站在古城岗子上,好像在瞭着什么东西,或者是在等着什么人……”

楚江童握一下身旁眉月儿的手,她的手一会儿凉一会儿热,看来同样很紧张。

“第二天,她就死了……唉!田家那时是村里的大户,有良田百亩,我们姜家和你们楚家,都是外迁户,势力自然比不得他们田家。哎哟——那丧事办得真气派啊!一幅上好的棺木,据说是金秋木的,送葬的队伍,像下了一地的雪!我们一群孩佨伢子,跟着看热闹,呵——就是在她入殓前的一刻,我看清了连凤芝的寿衣和她脚上的三寸金莲,鞋底的并蒂莲花朵儿,锈得可漂亮了,不过我当时可被吓坏了……”

楚江童默默地望着姜老汉,想象着当年的田氏家族。

“……当天夜里,我就做了个奇怪的梦,田乔林的奶奶连凤芝走到我跟前,跟我一字一句地说,‘你别怕我,我长得这么俊,在若干年后,如果你还没有娶亲,我就会嫁给你,不过,你要是早一天找到我的寿衣,把它们藏起来,我就早一天与你相见’……”

眉月儿啊了一声,楚江童握一下她的手,示意她别害怕。

姜老汉向四周看了一眼,哆哆嗦嗦着,再点上一支烟。

“奇怪的是,我一直在做那个梦,梦里都是连凤芝问我为什么不去找她的寿衣,我也吓得够呛,问她你不是成了鬼了吗?她说,我是成了鬼,但是没法去阴世,因为我的阳寿还没完!”

姜老汉说着说着,流下眼泪来。

楚江童想:“这就是鬼与鬼的不同吧!难道真有这种没有进入阴世的鬼?”

“那一年,全村退陵还田,所有占着自留地的坟头都被刨平了,我记着平坟的头一天夜里,连凤芝在我的梦里哭得很伤心,求我快些去找她的寿衣和尸骨,不然就再也没法复活了!唉!当时啊,我既害怕又有些迷糊,第二天凌晨,我就大着胆子,还真的去偷偷刨过,可什么也没刨到,就这样,坟地被平,她也就没有再让我做梦……”

楚江童问道:“姜爷爷,你将寿衣藏起来,又发生了什么?”

姜老汉不安地说:“那天,我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点上火,将寿衣悄悄埋起来,待田家人都散了之后,趁着夜里,悄悄去刨了几下——谁知,原来埋寿衣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那么,你并没有将寿衣带回家?”

“我没有找到那寿衣,再说就是找到了它,我也不敢将它带回家啊!反正,我老是觉得连凤芝当年死得太年轻太可惜,自己又没帮到她……”

“那鬼下请帖之事,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不?”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柜上原来放着一沓黄裱纸,后来就突然不见了,而且,一个好多年不用的砚台里,湿漉漉的,我拿来你看……”

果然,一方红丝砚里,墨汁并未全干。伸手指戳一下,手指通黑——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楚江童和眉月儿起身告辞。

眉月儿从未如此紧张过,谁也说不明白,这个复活之鬼接下来会做什么?她不可能只去捉弄田姓家族,难道,她有冤情在身,回来报复田氏家族的后人?

傍晚,楚江童正在作画,眉月儿看书。白蝶儿栖于砚端陪伴,这时,听见院子里一声咳嗽。

楚江童驻笔而思,眉月儿起身开门。只见几个长相怪异的“人”恭恭敬敬地走来。

眉月儿不认识。

楚江童哈哈笑着:“啊!是你们几个兄弟来了!欢迎欢迎!”

原来是熔浆洞里的那几个小火鬼,他们被楚江童打败并放走后,这是来报恩的。

瘦火鬼说:“多谢楚大哥不杀之恩!”

胖乎乎的小眼睛火鬼说:“楚大哥,我们兄弟几个改邪归正了。”

趴鼻子和鸡嘴唇则同时鞠躬致谢!

瘦火鬼说:“楚大哥,我们是来向你报告一个消息的!前天,阴世遭到一个不明女强鬼的袭击,她来无踪去无影,只要听到她瘆人的笑声,鬼卒就会七窍出血而亡!”

楚江童和眉月儿面面相觑。

“你们中有看见她长相是什么样子的吗?比如……”

“没有,我们谁也不曾看见她!噢!对了,你让我们找的白衣鬼士商之岸,我们还没有找到!”

“各位,我有一事至今不明,扰世妖蛛郑袖和那大将军王贲是否还在阳世?”

“不知道,我们只是听说过他们来了阳间,却一次也不曾见过!”

“也有的鬼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来过阳间,阴世覆灭之时自杀而亡……”

楚江童点点头,猜不出郑袖和王贲的去向。

“那么,乔闬在哪里?他在做什么?”

鸡嘴唇说:“以前见过乔闬,在人狼峰,现在也不知去向,很多事,我们做鬼的也是能力有限,根本打听不到!”

楚江童说:“谢谢你们了,这些消息很重要。”

几个人火鬼走后,楚江童来回踱着步子,陷入思考之中。

眉月儿说:“这件事,也不能全怪姜老汉,如果将那寿衣焚化,也或许无济于事!小童,别急,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们不知道这种复活之鬼到底是以一种什么形式存在着,所以就难以掌握她的行迹!眉月儿,来,我让你看一样东西!”

楚江童关上房门!从一只箱子里取出两件衣服。

眉月儿吓了一跳:“呀!这不是变异火蛇的皮吗?”

“没错!我已将它加工成衣服,咱俩每人一套,穿上它,看看有什么感觉!”

眉月儿犹豫着。

她连碰一下都不敢,她怕蛇,蛇皮上鳞甲闪闪,有种异常的恐怖。

楚江童在这种时候取出它们来,却是别有一番用意。

“眉月儿,我试穿过,效果奇特,不仅温度能随季节自动调控,而且刀剑不入!穿上吧!我们纵然打不过那即将来到的复活之鬼,也不至于被其所伤!”

楚江童转身去了床边,一会儿,穿上了自己的火蛇衣甲。

他宽阔雄壮的体型,被火蛇衣甲束得线条健美,活动自如。

眉月儿羞羞地笑了:“这样的衣甲,我哪好意思穿在外边!”

楚江童笑道:“又没让你穿在外边,我也不能这样穿出去啊!”

他帮着眉月儿穿上,没想到松紧不仅舒适,还尽显女性体型。

“哈,眉月儿,像个现代好莱坞女巨星!”

“什么?”

眉月儿脸红红的,听不懂他的话。

“不过穿上它,果真温度适宜,难道寒冬腊月也不会冷吗?”

“当然,而且在炎热的暑天,也保证不会热。”

火蛇衣甲的确有这种特性,当初自己斩杀变异火蛇,曾狂言要用其皮做衣服,那只是一时激动说的气话,没想到,做成之后,效果奇佳。

“你说,姜老汉的话,值得相信吗?他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出来?那寿衣会不会在他的藏匿之下?”

楚江童老觉得姜老汉故意回避什么。

“我倒是听不出他的话有什么破绽,那寿衣,他可能没带回家,况且,他也真没那个胆子!”

“我怀疑他说了谎,还有那些怪异的请帖……”

“你怀疑是姜老汉做的?他为什么那么做?”

“一种心理的报复,他从小时候起,就恨田氏家族,他对田乔林的奶奶的喜欢——也是对田氏家族的妒嫉报复行为!看来,姜老汉能做的只有这些,别的他也左右不了……”

正说着,不知谁喊起来:“快救火啊!快救火——”

深圳博爱费亚丹种植牙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济南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新疆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沈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