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虐仙记第1138章惩罚

2020-01-24 03:57: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虐仙记 第1138章惩罚

第1138章惩罚

薛冲并没有能够继续的想下去,此时的所思公主脸上忽然露出柔情万种:“你们都给我记住了,从此以后,我们永远不要提这个人!我本来不想把他关入天牢的,可是这个家伙的确是让人失望,如果我把它放出来,他会一直像一条癞皮狗一样缠着我的,我真正的讨厌这个人!”

两个丫鬟震惊莫名,所思公主脸上的表情,和她所说的话,简直就是两个人,不过她们的回答倒是没有丝毫的怠慢:“是,公主殿下!”

薛冲的嘴角抽动,露出苦笑:“我还以为所思公主的心肠这样硬,居然这样残忍的对待自己的恩人,可是现在看来,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他这样做就是为了摆脱龙应天的纠缠。”

所思公主温暖的声音继续说道:“两个丫头,我现在告诉你们真相也没什么,其实我当初用天机精神术点了你们的穴道,除了要取信于龙应天,让他说出真话之外,我还想考验一个人,我甚至想把他抓住,好好的拷问一番,你们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颜开!”

“当然就是这个家伙,可是他并不上当。他虽然救醒了你们,但是他并没有中我的暗算,他甚至并没有进入我的埋伏阵,我本来想等他靠近我阵法核心的时候,再猝不及防的对他动手,可是他终究还是没有上当,而且在我授意你们去引诱他的时候,他的背后似乎长了眼睛,察觉到了自己背后的危险,对我抢先动手,终于还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难关,而且在我的感觉中,他还察觉到了我们在对付他,我们刚才似乎出现了一些漏洞,难道不是吗?”

两个丫鬟惊讶无比:“可是我们都按照公主殿下您的指示,并没有丝毫的差错?”

所思公主就无限惋惜的说道:“我当然没有丝毫要怪你们的意思。不过说实话,我现在感觉到十分的后悔,也许恰恰是我对你们的授意,让他有了警觉,如果仅仅是你们两个丫头,就算是被男人占了便宜,也绝不会强迫男人娶你们的,是不是这样?”

两个绝色女子的脸就刷的红了:“是啊,强迫男人娶,这多丢人哪!要是万一被人拒绝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两个女子再次流下了伤心的泪水,因为他们的确是被拒绝了,薛冲虽然没有亲口说出“拒绝”这两个字,可是他这样不声不响的逃走了,和拒绝并没有什么两样,她们都是冰雪聪明的女孩子,怎么会不明白这一点。

所思公主的声音响起:“这一点正是我们露出的破绽,这个颜开是一个十分狡猾的男人,他一定是在第一时间就看出了破绽,天庭之中对女人的约束虽然森严无比,可是在男人并没有得到我们的身体之前,也并不是一定要三从四德,男女授受不亲,一定要让男人负责的。而且他不可能知道,我用天机精神术布置下的阵法,他也不可能知道龙应天已经被我抓起来,丢进了天牢,隔绝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这一次让他逃走了,以后我们恐怕就很难抓住他了?”

雪英就安慰的对所思公主说道:“公主殿下,在小的看来,其实这并没有什么,这个颜开,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自己的朋友,也算是一个能够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的人,他虽然是让公主您生气,现在看起来,他原来是喜欢公主您的!”

“可不是吗?”雪燕就赶紧大声地补充道,“公主您刚才不是告诉我们,龙应天要是追求你一年之后还追不上,这个叫颜开的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追你吗?”

冰雪公主的脸上就浮现出红晕:“我才不稀罕他来追我呢?而且这也是龙应天说的话,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一定是真的,一定是真的!”两个丫鬟异口同声的说道。

听到这里,薛冲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心中想的却是:我能在瑶池温泉那样的地方来去自如,还可以在你母亲王母娘娘的寝宫之中来去自如,我修炼的心灵力若是没有察觉危险这一项能力,我恐怕早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当时的情况下,我除了感觉到雪英和雪燕有问题之外,我的心灵力预感还告诉我,绝不能在池塘边上多所逗留。自从我上次吃过你这个女人的苦头之后,我早已经对你如临大敌,就是上一次,我差一点就死在了你的手中,自得到你的死死还生劫之后,我不仅是不再怕你,就算面对你的母亲王母娘娘,也不再害怕。其实上一次我之所以能够悄无声息的,将你偷到的天珠云水钗放回去,还是因为我对你们的天机精神术越发的了解,才可以无声无息的放回去,连玄穹高上帝都没能察觉。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无比善良的姑娘。其实当初你就算知道我是颜开,你曾经的朋友,你也完全可以不救我的。但是你居然冒着不孝的风险救了我。

正在薛冲想要离开的时候,所思公主的话却将他吸引住了:“总之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我一定好好的惩罚他!你们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两个丫鬟就十分呆萌的一笑:“公主殿下,您真的要惩罚他?”

“这还用问吗?这个颜开让本公主受到这样的羞辱,白白的被龙应天这个蠢货给戏弄了这么久,我能轻易的放过他吗?你们都不知道,每次我陪着龙今天下棋的时候,我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所思公主俏脸含怒,恨恨不已地说道。

雪英就十分的奇怪:“可是公主殿下,我们两个可都是看见了的,你有的时候和龙应天还很谈的来呢?”

雪燕就赶紧附和着点头。

“谁和他谈得来了?你们在背后乱说我我?”

所思公主就羞红了脸:“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她当然不可能承认,她当初的确是对龙应天有一些感动,因为他对自己用情至深,连照妖眼都舍得拿回来!但是现在看起来,这根本就是颜开的主意!

雪英和雪燕相视一笑:“我们错了,公主我们都是没看清,不过我已经想到一个好办法,可以收拾这个人渣。”

“什么好办法?”

“很简单,公主随便送他一件东西,你是公主,他是平民百姓,他当然会来当面向你谢恩,到时候你趁机把他拿下不就行了?”

所思公主冷笑起来:“你这个想法听起来是不错,可是现在这个家伙已经被太辛赶出了太上学院,我们连他的人影都见不着,又怎么可能让他给我当面道谢然后抓住她?”

“这,这一点小的倒是没有想到,那小的就实在没有办法了。”

“办法总是会有的。”所思公主用一只手托住了自己的香腮,晶莹胜雪:“我就不信我抓不住他!他就算是前几天来家里玩儿的那个哪吒,三头六臂,我都可以抓住他!”

这样的话从一个绝色女子的口中说出来,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两个丫鬟都瞪大了眼睛不说话,不知道公主殿下为什么会对这个叫颜开的人,如此的痛恨。

就算是薛冲,心里面也十分吃惊,心想,我就算是帮着龙应天戏耍了公主,可是这似乎不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公主为什么一定要惩罚我呢?

哎哟,我的妈糟糕透顶!薛冲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老龙居然可以把我和他合谋接近所思公主这样的事情和盘托出,那么我的身份,恐怕是保不住了。他现在一定知道,我不是颜开,我真实的身份,其实是薛冲。是的,肯定是这样,在雪英和雪燕这两个丫鬟的面前,她显然并没有说出一切,还算是有所保留。我现在该怎么办?我现在就到三皇子的身边去吗,抢先下手,得到三皇子的照妖镜?还是先在这里,解释所思公主对自己的误会?

至于老龙,自己现在绝不可能去救他。仙界的天牢之中,守护森严,可以直通地狱,阵法重重,就算是符信这样的东西,也根本就无法传输,如果自己要现在去救他,很可能连自己也会陷进去。而听所思维公主的口气,他把龙应天关进去,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摆脱他的纠缠,如此说来,龙应天在里面,并没有丝毫的危险,自己现在可以暂时将它放一放。

看来我现在必须现身,当面向所有时空都解释清楚。

薛冲当机立断,身体从照妖眼之中跳跃了出来,眼神中发出两道耀眼的白光,直接对两个丫鬟雪英和雪燕进行攻击。

猝不及防之下,所思公主一个翻身,好像一朵洁白的水莲花一样在风中摇摆,飘飘地躲开了薛冲的攻击。

薛冲的攻击实在是太突然,而且势头猛恶,容不得所使公主有半点思考的时间。他随即就是本能的躲避,可是他根本就想不到,薛冲本来就不是要攻击他,只是想吓吓他而已。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攻击他身边的两个丫鬟。

“我并没有伤害她们,公主殿下!”薛冲重新现出自己的身形,脸上带着和气的微笑,“公主殿下,小的这就是来向您请罪的!”

这个时候的薛冲一揖到地,表现出了最大的真诚!

所思公主的脸上有惊魂未定的神色:“你居然,居然敢对我动手?”此时此刻,她是真正的花容失色。

只差一点点,她就向玄穹高上帝发出了求救的信号。可是当看清来人是薛冲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

“公主误会啦,小人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你动手。只是今天我和你谈的事情,不能让这两个丫鬟知道,所以我刚才才不得不对她们动手,还请见谅?”薛冲无比诚恳的说道。

以所思公主的天机精神术,当然也立即就明白薛冲并没有撒谎,忽然就冷笑起来:“看来你刚才动手使用的就是你最拿手的心灵力攻击?”

薛冲就喟然长叹:“龙应天这个傻瓜,把你看得就像是天人一样,他不仅把自己卖了,把自己陷进去了,还把我也一起卖了,我的所有秘密,现在在公主殿下您的面前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薛冲虽然几乎已经肯定了这一点,但是他还有最后的一点希望,希望龙应天不要将自己出卖的这样彻底。在所思公主的面前,龙应天简直完全没有底线,这一点使得薛冲非常的恼怒,也许这就是爱情,在所思公主这个女人的面前,他已经完全的迷失了自己。

“不错,他告诉我你本来的名字叫薛冲,你来自弱小的洪元大陆,你们是借助了余飞龙的帮助,才能够进入仙界的?你和龙应天是生死之交,你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年轻人,你甚至想在仙界建立自己的势力,你还和神族的冰雪公主,是生死之交?……”

所思公主还没有说完,薛冲已经是深深的叹息:老龙,你这个蠢蛋!

“公主,我求您不要再说下去了,您已经知道了我的一切,包括我最大的仇人余飞龙,我现在在你的面前就像是一张白纸,您如果把这些消息禀告了你的父皇玄穹高上帝,肯定是大功一件,你真的会这样做吗?”

薛冲索性将一切都豁出去了,因为他十分清楚,现在的所思公主几乎掌握着自己的生死?

“你为什么不选择杀我?我本能地感觉到,你现在可以做到这一点的?”所思公主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薛冲。

“我如果是这样的人,你早就不可能活到现在了!而如果我真的是这样的人,我也早已经死在瑶池温泉之中!今天我是束手待毙,公主殿下,无论您想怎样处置我,我都不会有怨言!”薛冲一次一句的说道,眼神之中透露出视死如归。

所思公主深深深深的凝视着薛冲的眼睛:“看来你真的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她的眼中流下了两行清泪,连薛冲都感到惊奇:她为什么这样悲伤?(未完待续。)

郑州市第十人民医院
北京丰益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贵州癫痫病治疗基地
蚌埠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宁夏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