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我杀了龙傲天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不交

2019-09-12 12:22: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杀了龙傲天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不交

要说南域最新的动向如何,血虐阁是当之无愧的聚焦点,整个南域的修真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中州乃至其他地方,也隐隐听得到这三个字,虽然距离血虐阁的风波已经过去了两三个月,但仍然是修士们的话题所在。

南域风雨飘摇,暗流涌动,散修界谣言不断,皆说血虐阁主,修为通神,一统南域,可抗森罗剑主天威!

阴风宗的万里巨坑,还在那里摆着没动,这就是最有力的震慑!

阴阳教主只觉头皮发麻,向着李不眠抱拳一拜,平静问道:“那阁下是?”

李不眠戴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冷冷说道:“我就是血虐阁主。”

在场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不知道阴阳魔教是哪里招惹到了这尊大佛,难道是血虐阁主单方面的想制造话题?

阴阳教主汗毛倒立,不敢提李不眠破掉护宗大阵的事,不卑不亢的说道:“原来是前辈,不知前辈来我教有何贵干?”

李不眠冷哼一声,说道:“你阴阳魔教摆出这两个巨人又有何贵干?”

阴阳教主拳头攒紧,眼中有怒火闪过,却马上遏制了下去,你破了护宗大阵,我就不能放出阴阳双尊了?

“这……”

阴阳教主刚想解释,李不眠单手一推,一道无匹的巨力隔空向漆黑巨人打出。

砰!

只听一声毁天灭地的炸响,电光石火之间,漆黑巨人骤然爆裂成无数颗水滴,漫天散落,发出连连不断的滴答声响,只如瀑布呼啸般,全部跌落在了干涸的湖中,重新化为了一滩黑水,阴阳魔教守道人受到反噬,喷出一口鲜血

阴阳教主双目呆滞,愣愣的看着这一幕,无法相信仅仅只是一击,就让阴尊法身毁灭!

与漆黑巨人心神相通的清澈巨人瞬间暴怒,抬起万万钧重的巨臂,大地都在震颤,空气都已经沸腾,带着天崩地裂的气势,向着李不眠砸去。

李不眠毫不慌张,伸出修长的指头轻轻一点。

砰!

清澈巨人瞬间爆裂成水滴,与漆黑巨人一同,疯狂散落。

众人如遭雷击,瞠目结舌的看着这奇迹般的一幕,只见两个巨人重新化为了阴阳湖,灰色的湖水慢慢变化,剥离开黑白两色,分割均匀,一半浑浊,一半清澈,渐渐归于平淡。

阴阳魔教的守道人再度喷出一口鲜血,真元反噬,气血冲头,一下子昏了过去。

阴阳教主与一众长老冷汗连连,堪比化神巅峰的阴阳双尊,瞬间溃败,连一招半式也走不过,已经确信眼前之人就是血虐阁主。

宋诗韵长吐出一口气,心中多余的害怕全部抹消,李不眠果真是血虐阁主,看来自己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阴阳魔教还有剩余的杀手锏,不过阴阳教主觉得已经用不上了,就算半步炼虚的七代老祖动用秘法晋升炼虚初期,唤出阴阳法相,恐怕也战不过这个男子。

阴阳教主态度大变,立马开始赔笑,挤满皱纹的脸上笑开了花来,谦卑说道:“敝教在操练这两个巨人,是在练习,哈哈,没错,就是练习,让阁主见笑了。”

一众长老见状,纷纷见风使舵,附和着阴阳教主。

“教主说得对,这一个月来每天都在操练,要掌握这巨人太困难了。”

“是啊,这两个巨人可不好操控,守道他老人家费了好多心血都搞不定啊。”

阴阳魔教守道人听到这话恐怕要被气死。

“阁主大人修为通神,击倒这两个巨人不在话下,阴风宗壮举我们都有耳闻,一统南域指日可待啊。”

“对对没错,血虐阁主,修为通神,一统南域,可抗森罗剑主天威啊!”

一众长老笑脸盈盈,像是遇上了喜事一般,高兴得合不拢嘴。

宋诗韵轻笑两声,虽然她被李不眠拎包裹一般提在手中,但还是有些忍俊不禁。

李不眠眼皮狂抽,阴阳魔教,不要面子的啊?

李不眠不是嗜杀之人,屠灭阴风宗只为扬名,现在名气已经打出,宣传做到了位,阴阳魔教是不必覆灭了,倒是可以为自己所用,眼看阴阳魔教已经服软,李不眠也没有继续杀人。

“废话少说,你们还不明白自身的处境,只要你放出风声,归顺我血虐阁,一统南域的千秋大业,会有你们的一席之地,阴阳魔教,要么跪下,要么灭亡。”

李不眠嗓音平淡,仿佛在说着一些生火煮饭的家常。

和颜悦色的阴阳教主立马变脸,神色骤然一冷,眉头紧锁,一众长老也纷纷沉默不语,等待着阴阳教主定夺。

宋诗韵一叹,没想到李不眠如此霸道,明明在昨天,只是一个任自己调戏的小妖精,现在竟摇身一变,成了那个传说中的人物,要与森罗剑主抗衡的,血虐阁主。

阴阳教主举棋不定,脸上阴云密布,若是拒绝的话,阴风宗就是前车之鉴。

“此事重大,阁主能否宽限三天,让我教好生商讨一番?”

阴阳教主如是说道。

李不眠眉头一皱,缓缓的抬起了手指,这个举动搞得阴阳魔教一众人身形暴退,脸上皆是浓浓的忌惮,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众人都是严阵以待,一触即发的样子。

李不眠想了想,放下了手指,阴阳魔教众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李不眠淡然道:“要宽限三天,不是不可以,不过你阴阳魔教要交出一个人来。”

阴阳教主闻言一怔,不知道李不眠这是何意。

“敢问阁主,敝教什么人得罪了阁主?”

阴阳教主有些忐忑的说道。

李不眠拎起了宋诗韵,冷声道:“说吧,她叫什么名字。”

宋诗韵面具下的脸闪过狂喜之色,没料到李不眠会谈起此事,终于让她有机会惩治这个贱人。

宋诗韵压低声音,以防被认出,缓缓说道:“薛如月。”

轰!

这三个字如同晴天霹雳炸入阴阳教主的脑海,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掌上明珠,疼得不得了的宝贝女儿。

一众长老神情闪烁,皆皆用坚定的目光看着阴阳教主,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是让阴阳魔教马上覆灭,还是舍卒保车,这完全不用选。

阴阳教主双手颤抖,身形有些不稳,踉跄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站住了身子。

阴阳教主艰难的咽了咽喉咙,双眼变得空洞起来,他只感觉天旋地转,眼前的世界都变了模样,陷入决断的深渊中,一边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一边魔教的千年大业,他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交,还是不交?”

宋诗韵借着李不眠的势,冷冷说道。

宝宝如何健脾胃
拉肚子快速止泻的办法
小孩营养不良的症状
小孩积食咳嗽什么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