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观点汪民安生命政治的演变

2019-10-09 18:16: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观点】汪民安:生命政治的演变

2014年4月10日下午两点,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举办了 无形的手:学术作为立场 系列讲座第四场《福柯的 生命政治 及其效应》。主讲人为首都师范大学文化研究院教授汪民安先生。 王春辰老师作为本场讲座的主持人介绍到,福柯的 生命政治 与当今时代关系极为密切,特别是转化到艺术当中怎么去理解、怎么去应用,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符号。而汪民安先生对 生命政治 有独特和较为深入的了解。汪教授在演讲中提到,福柯的核心思想已经在中国流行了很多年,可能有些人认为福柯的观点已经过时,但实际上,对福柯着作的研究并没有完全透彻。福柯这几年关于 生命政治 的概念被重新关注,影响较大。下面我们来聆听汪民安老师分享他的研究成果。 讲座现场 生命权力是以如何拯救生命、投资生命、保护生命为目的,在国家层面上一种的治理技术,从十八世纪中期以来发展出来的一种权力形式,福柯把这个东西称之为 生命政治 。但它到底是如何一步步演变过来的?刚才我们讲 生命政治 的特点,因为它是在国家层面上运作的,它不像规训权力是在机构层面运作的。但我们知道国家层面上运作政治权力是从十八世纪末期开始转移到生命政治方面,在这之前福柯又有一个简单的回顾,他回顾了生命政治是怎样一步步从国家治理的方式转变到生命政治这个方面来的。古代治理国家要把一个国家治理好,或者想把国家治理成什么样子,怎样来对待这个国家,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最核心的目的就是要让国家成为一个正义的国家,正义是这个国家治理的最后目的,就是如何让这个国家所有的人追求正义,追求美德,这是古代人的治理目标,国家最终是要追求正义和美德,它要变成一个美德的共和国,这是古代人治理的一个基本的目标。 但是后来在中世纪基督教的时期,国家治理的目的是什么呢?那时最核心的目的是让人死后进入到天堂,也就是说他要让人类达到至善。治理的目标不再是正义和美德,是神意,是上帝的意志,一定要按照上帝的意志来治理这个国家,上帝怎么想的就应该怎么治理这个国家,让国民按照上帝的想法去行事。 中世纪之后文艺复兴时期最大的政治理论家是马基雅弗利。马基雅弗利他的治理讲的是国家的治理最核心的是君王的意志,就是一切的治理应该以君王的意志作为他的目标,君王的目标是什么呢?就是怎样使这个国家领土归君王所有,君王怎样把他的领土统治好。 我们看到不管是古代的正义和美德,中世纪的神的意志,还是中世纪的君主的意志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国家治理的目标和对象都不是国家本身,都是超出国家之外的一些东西。所以到了十七世纪治理就开始出现了一个新的变化。治理的对象、目标就是治理国家本身,我们不再是按照君王的意志,不再按照神的意志,也不按照正义和美德去治理,而是按照国家,去治理国家本身。也就是说国家的强大最重要,如果要治理国家、治理对象放在国家身上,这里面又有一个什么问题呢?我们如何去治理国家呢? 治理国家首先就是要对国家要了如指掌,要把国家以内所有的东西非常清楚地了解,统计学就是那个时候发展的。要让一个国家变得更强大,国家本身对他全盘了解,同时还要治理这个国家的事情、环境、土地等等一切,就是要无所不管,要治理所有的东西,就是十七世纪的治理方法,而且它的特点是要治理物、治理事情。所以后来就发展了两个方针,一个是内政,内政就是把国家一切治理好,但是从外交角度来说在那个时候,在十七世纪的欧洲每个国家都面临着其他国家的威胁,有大量的君主国存在,所以一个国家要存活下去必须跟其他国家进行对抗,要保证不受其他国家的欺负,这样以来对内要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国力,对外要有效地控制别的国家的入侵,所以对内的治理是无限的,对外的治理是有限的。它不可能成为帝国,他的目标是有限的,就是不要被别的国家所吞食,在别的国家威胁下存活起来,这是这种治理的方式很大的一个特点。在经济上采取计划式的控制经济的方式,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在经济上的治理是重商主义,所谓的重商主义就是一切都管理得井井有条,把一切进行干预,把这个国家了如指掌,对它进行一个总体性的权衡、盘算和洞察,然后进行计划式的管理,尤其是强调城市的管理,这也就是十七世纪开始实行的国家理性的治理技术。

梅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咸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阜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梅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咸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